羅歐 資料圖
  羊城晚報記者 尹安學
  真罪惡
  公然索賄
  罪惡掮客
  插手司法
  假清廉
  偶爾上交紅包禮金
  賄賂交由他人保管
  假還款掩蓋真受賄
  去年5月25日,廣東省紀委證實,省政府副秘書長、省打私辦主任羅歐涉嫌嚴重違紀,正接受組織調查。同年8月8日,省檢察院宣佈羅歐涉嫌受賄犯罪,對其立案偵查,並採取強制措施。去年9月4日,省紀委對外發佈消息,羅歐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。經查,羅歐利用職務之便,為他人謀取利益,收受他人賄賂,情節特別嚴重,數額特別巨大。
  廣東省紀委機關刊物《廣東黨風》近日披露了羅歐被查的案情及細節。目前掌握的情況顯示,羅歐在自己及其家人名下的住房僅一套,但卻實際擁有價值數千萬的豪華大宅和占地十幾畝的超級別墅。他在任惠州市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期間,對槍殺法院執法人員的私人老闆,也敢幫忙“四處協調”,讓此人逍遙法外。
  在與紀檢幹部的較量中,這位在朋友圈中因“好幫忙、能辦事、搞得定”而被冠以“搞定哥”頭銜的“億元巨貪”,終於脫下了偽裝,露出了財迷心竅、權迷心竅、色迷心竅的底色。據介紹,羅歐案違紀違法時間之長、領域之廣、金額之大、性質之惡劣,在廣東歷年來查處的領導幹部違紀違法案件中極為罕見。
  1 從抵觸到徹底配合:
  平均每天交代300多萬非法所得
  辦案人員回憶,對羅歐進行調查時,面對瞬間將其團團包圍的省紀委辦案人員,羅歐一時不知所措,嘴裡不停地重覆著同一句話,驚異、惶恐、無助、緊張的神色在他的臉上一一掠過。原本,他以為自己等來的是送材料的同事,卻沒想到危機會突然降臨。
  剛到指定地點時,羅歐面色沉鬱、抿嘴不語,十分敏感,與辦案人員說話時,話中帶刺。
  在與羅歐談話過程中,辦案人員坐姿端正,著裝整潔,不直呼其名,稱呼其“老羅”,用詞文明,不恐嚇、不侮辱,把談話對象當作同志看待,讓他感到辦案人員確實是為了教育他、輓救他,緩解其對立情緒。
  談話人員對羅歐的生活起居頗為關心,幫他買衣服,多次跑市場為他配眼鏡。談話人員答應羅歐晚上繼續談話,不管他們當時身在何處,都一定會趕到辦案地點與其見面。對羅歐提出的要求,在不違反規定、不影響辦案的情況下,只要答應下來的都予以滿足。如此一來,談話對象的信任感也逐漸上升。
  互信的通道一旦敞開,一些“驚喜”也隨之而來。談話後期,羅歐袒露心跡,爆出了一個讓辦案人員喜出望外的“猛料”——花錢買官。據羅歐交代,他一度仕途順遂,曾是當時省直機關最年輕的廳級幹部之一,但在1998年惠州市換屆時受挫,兩次錯過回到省政府的機會。之後,他產生極大的心理落差,埋怨的情緒不斷累積,心態被完全扭曲,因此先後向兩名私人老闆索賄,用這些錢來買官,不料上當受騙,追悔莫及。
  從被調查對象心存顧慮、抵觸情緒強,到袒露心跡、徹底坦白,在辦案人員看來,之所以能如此順利地取得突破,與談話對象建立情感互信是關鍵。辦案人員說,羅歐在拍攝警示教育片時非常合作,甚至連穿什麼衣服出鏡都征求辦案人員的意見。拍攝人員說,“我從來沒碰到過這麼配合的對象”。
  正是這份付出,才有了40多天一舉攻下羅歐案。按羅歐最後交代的金額,平均每天談話都有300多萬的“進賬”。
  2 充當罪惡“掮客”:
  讓警方釋放槍殺執法人員罪犯
  據偵查,羅歐違紀違法所得金額達1億多元。其中,公然索賄、充當罪惡“掮客”、插手司法,構成了羅歐的“三宗罪”:
  明目張膽、大小通吃,肆無忌憚地“索贊助”。據統計,羅歐以買官、買房、修祖屋、女兒開公司等名義,先後向60多名私人老闆或公職人員伸手要錢、要車、要傢具。僅以購房名義,就曾先後向8名老闆共計索要5000多萬元。
  正如很多熟悉羅歐的人所說,羅歐開口向老闆要錢要物,就如同“討根煙抽”一樣簡單,隨心所欲、無所顧忌。
  勾搭企業老闆、挾權謀私,八面出擊“打招呼”。羅歐在任省政府副秘書長期間,協管業務多,位高權重。他把組織上賦予的職權,作為滿足自己虛榮心和謀取私利的工具。
  為了徇私情、謀私利,不惜利用自己的權勢地位,親近企業老闆,通過“打招呼”幫人辦事,從中撈取好處。
  在李某承攬亞運工程時,他出面參加了一個協調“飯局”,之後就伸手向李某索要了近2000萬元的“好處費”。
  執法犯法、與罪犯沆瀣一氣,甘當黑惡勢力“保護傘”。羅歐在擔任惠州市委常委、政法委書記期間,為私人老闆歐某槍殺法院執法人員的案件四處協調,讓歐某逃脫了法律的嚴懲;湖南郴州黑惡勢力首某因涉嫌非法拘禁,被深圳警方逮捕,羅歐又出面為他游說,要求深圳警方放人。
  羅歐先後在省高級人民法院、省政府司法廳工作,多年分管政法工作,還取得了法學博士學位,但他的法紀觀念卻如此扭曲。 編輯:鄔嘉宏
   1
  3 “大貪若廉”:
  偶爾上交紅包以自證“清廉”
  羅歐素有“搞定哥”之稱,能量不可小覷。瘋狂斂財時,羅歐可謂“用心良苦”。一方面,他假扮清廉,掛在自己及家人名下的住房僅有一套,而且還是向銀行抵押貸款購買的,家人的存款也不多,他偶爾還向組織上交一點紅包禮金,給人以清廉的印象;另一方面,他又想方設法隱瞞事實、偽造證據、對抗調查,妄圖逃避黨紀國法的懲處。
  “兩面貪官”羅歐通過“三招”來“搞定”自己“大貪若廉”的形象:
  將收受的賄賂交給他人保管,躲避調查。早在惠州、揭陽工作期間,羅歐就有意識地將收受的紅包禮金交給其在香港的同學或情婦保管。到省政府工作後,他自己也不直接收錢,而是讓別人代收。如2007年,私企老闆羅某送其100萬元人民幣、400萬元港幣的現金時,羅歐當面拒絕,但轉身又授意其表弟李某將錢收下,並用贓款以李某的名義購買商鋪。羅歐用贓款購買的價值數千萬的豪華大宅和占地十幾畝的超級別墅,都登記在別人的名下。
  以假還款掩蓋真受賄,迷惑調查。在收受李某150萬元的賄賂後,羅歐覺得轉賬的方式收錢不安全,立即與李某簽訂假的借款協議。過後,羅歐還是覺得不穩妥,又通過銀行轉賬,向李某歸還120萬元,再讓李某提現,將這120萬元還回來,製造“借款和還款”的假象。
  與他人串供、偽造證據。2013年,羅歐以他妹妹的名義,收受了曾某贈送的價值300萬元的乾股。他深知這事容易暴露,立即要求曾某偽造股東會議記錄、借款協議,妄圖阻礙調查。
  2014年初,得知省紀委正對他進行調查,羅歐利用自己多年分管政法工作時結交的人脈,向法律界人士“討教”,甚至與一些私企老闆串通,研究如何應對組織調查,偽造證據。此外,他還向省紀委領導宣示清白,並藉機查探案情。
  然而,羅歐的這些伎倆都被一一拆穿。
  4 自剖貪腐心跡:
  仕途受阻後心灰意冷瘋狂斂財
  羅歐在自己的懺悔書中反省稱:“從農村出來走向社會,組織上把自己從普通黨員培養成正廳級領導幹部,完全應該盡心儘力為黨工作,多作貢獻,還有什麼不知足的呢?”
  在他眼裡,自己的“不知足”,全因共產主義理想信念不堅定、黨的根本宗旨沒有牢記、黨紀政紀法紀觀念不強。
  羅歐認為,以權謀私是“幫人”,辦事收錢是互惠互利、天經地義。例如2012年在幫助吳某拿到700畝的用地指標後,就讓李某代他收受吳某“好處費”700萬元人民幣。宣某在籌辦技術學院時,羅歐為他協調了一些關係,幾年後羅歐以買房為由向他索要100萬元人民幣。
  特別是在仕途受阻後心灰意冷,處心積慮地利用職權為退休生活及孩子今後的發展搭台鋪路,瘋狂收受賄賂。
  正是在這些錯誤的認識和心理驅使下,羅歐被權力和金錢俘獲,理想信念與三紀觀念漸行漸遠,最終滑向了腐敗的深淵。
  即將移交司法機關處理時,羅歐追悔不已地向辦案人員吐露:“如果能早點認識幾個像你們這樣的紀檢幹部就好了。”辦案人員聽了,不禁啞然失笑。敢問那些被權力置換的快感所挾持的領導幹部,當你們身居高位、目無法紀時,又怎會理會逆耳忠言?
  “商人永遠都是可以商量的人,如果公職人員把持不住自己,就會成為被‘傷’的人。”這是羅歐對自己貪腐經歷的總結。編輯:鄔嘉宏
  (原標題:廣東省政府原副秘書長被查:偶爾上交紅包自證"清廉")
創作者介紹

裝潢木工

oc51ocjnd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